两个人的婚姻“公司”" />
好江西快三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爱情江西快三> 两个人的婚姻“公司”

快三平台

时间:2019-10-08 来源:admin 点击:次

  1
  
  姜蓝惠和李杰成立了一个“公司”,成员只有他们两个人,业务就是如何管理好家庭生活。他们婚前就开过会,就组成家庭后,为达到幸福美满、有房有车的生活,提出了计划方案和人事安排。
  
  谁当领导?姜蓝惠说:“当然是女人当家。结婚后,把你的工资卡给我,由我来支配家里家外的开销。”
  
  李杰噘着嘴,但还是答应了。城里的房价可望不可即,他们放弃了有房才能结婚的打算,无房无车,算是半个裸婚。
  
  两人每月一共8000多元的收入,要备房屋首付、房租、吃喝拉撒、人情应酬,不精打细算怎么过?心思细腻的姜蓝惠当然得当董事长。
  
  新婚之夜,在租来的新房内,姜蓝惠煞有介事地坐在双人床的上席:“首届家庭理事会现在召开,上交筹备金吧?”
  
  “什么筹备金?”
  
  “工资卡呗,还有今天收的礼金。”
  
  姜蓝惠就这样正式上任了,盘腿坐在枕头上,董事长的架势十足。在真正的董事长手下工作了3年多,耳濡目染了不少。
  
  收了李杰的工资卡,姜蓝惠从礼金里抽出5张粉红钞票:“这是你这个月的活动经费。”
  
  “就500元?我的烟钱呢,对了,下个星期老刘的儿子还要结婚。”李杰委屈得像一个受气的长工。
  
  “烟我来买。不过你也该戒烟了,那东西有什么好的?老刘儿子的礼金,我另外给你……对了,我得记下今天这一笔。”姜蓝惠一本正经地在崭新的本子上,记下了今天所有的开支。
  
  姜蓝惠是会计,如今算起家庭小账来也是派头十足。她一边记账一边小声嘀咕:“看双方父母备800元,交水电备100元,添冰箱每月存200元,菜肉……”一转身,李杰已经睡着了,她光顾着算账,却忘了新婚之夜的重要事情。
  
  蜜月还没度完,李杰就感叹“婚姻是甜蜜的枷锁”,他再也别想昔日“月光族”的生活了,连请朋友吃一顿便饭,也得数数500元的活动经费还有多少。
  
  不喝“群雄酒”了,打出租车也改坐公交了,不吃外卖了,缩手缩脚的李杰活得挺不爽。月底,姜蓝惠欣喜地公布:“这个月存了3000元呢,下个月不用再看父母,随礼的也没有,应该能存下更多。”
  
  李杰犹豫了半天,终于开口:“几个哥们轮流请客,这个月轮到我了,我吃了人家那么多顿,总得回请,姜董事长,800块,给钱吧。”
  
  姜蓝惠眼睛一瞪:“800块,够我们在家吃一个月了,你们在一起吃了喝,喝了吃,喝坏了肠胃,有什么意思?我们还要准备房贷、添置冰箱……”
  
  李杰沉默无语,与朋友相处时,他已经沉默多了,没钱的男人没底气,钱被老婆管的男人同样没底气。可这不能怪老婆,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怪只怪他穷,挣不上钱。
  
  下半年,房价虽然没涨,但物价涨得让人心惊肉跳,姜蓝惠越发地精打细算了,直接把李杰的活动经费减免到400元。
  
  这一天,李杰大模大样地坐在双人床上,扔给姜蓝惠一沓钞票:“老婆,我用几年前的私房钱买了朋友公司五万块的股份,这是8000块的利息,剩下的我放到里面继续升值。”
  
  货真价实的钞票,绕花了姜蓝惠的眼,她省吃俭用从牙缝里也没省出这么多钞票,她甚至顾不上质问李杰为什么要存私房钱。
  
  李杰坐在属于“董事长”的枕头上,大侃特侃“货币贬值,要学会理财,钱不是省出来的,是挣出来的,要借钱生钱”的大道理,姜蓝惠听得头像鸡啄米一般。
  
  第二次家庭理事会召开,为了快速奔向小康,姜蓝惠交了权,由李杰担任董事长。
  
  2
  
  李杰担任“董事长”第一天,就把姜蓝惠的工资卡和存折拿了过来,并报复性地只给了她400块活动经费。姜蓝惠咬牙切齿,把记账本丢了过去:“李杰,我把钱交给你,不是让你花天酒地的,你的每一笔花销都要给我记清楚。”
  
  记账本上密密麻麻的,一块钱的菜、上百块的衣服,一应俱全,看得李杰眼都花了,难道他以后也得这样记账?看来,这个家也不是好当的。
  
  李杰走马上任的第一件事,就是拿出4万元积蓄,买了1万元的金货。现在金价正走高呢,2。5万添加到朋友的公司股份里,余下的5000元,李杰早想好了:欠了朋友好几桌的人情得还了,早盯上的一款手机得换了。估算到最后,还余下1000块,妻子脖子上光着,都怪自己穷。买不起项链,那就先给她买一件风衣吧。
  
  重新掌握了经济大权,还增加了妻子的那一份,真如干涸的土地遇到甘霖,李杰感觉自己都要盛开了,钱花得畅快不已。
  
  姜蓝惠端详着那件漂亮的风衣,还有李杰报账的那堆票据,高兴不起来:“才3天,都花光了?”
  
  “是啊,物有所值,等着回收吧,请朋友吃饭也是投资,这世道,人脉就是财富。”
  
  “可是,饭钱你留下了吗?难道去喝西北风?”
  
  李杰愕然。他花得痛快,口袋里只剩下了几百元钱。
  
  最后,菜钱还得从姜蓝惠的活动经费里出,害得李杰天天吃挂面,倒计时等待工资的下发。好在金价还在涨,投资公司的效益一天天走高,新手机玩起来真是痛快,而姜蓝惠,穿上漂亮风衣的感觉真是绰约。
  
  两个月后,李杰正等着来年庆收,母亲却突然得了急病,住进了医院。李家3个兄弟,每人要出1万块的手术费,为人子女,孝敬父母天经地义,可是李杰拿不出来,因为他手上没有活钱,总不能直接把金子给医院吧?他只能低下头去借钱。
  
  回到家,姜蓝惠递上一沓人民币:“你哥们把你的事告诉我了,这是7000元,先救急吧。”
  
  姜蓝惠也有私房钱?不及细问,李杰抱住妻子:“老婆,我一定会双倍,不,3倍地偿还你。”
  
  母亲的病刚刚好转,国际金价大幅下跌,李杰投进去的公司股票也走了下坡路,本想赢一个明天,却一不小心输了现在,李杰懊丧不已,他这个“董事长”真不合格啊,该怎么向被夺了权的妻子交待?
  
  姜蓝惠还是知道了,她最近很关注金价和股市,在家庭理事会上,她又坐到了双人床上的枕头上:“你以为你真是搞投机生意的料?你不会持家,还是交权吧。”李杰很不服气:“难道你很会持家?你那种节约法,只能让钱一天比一天贬值。”
  
  “再贬值,可它还在。”
  
  “你会经营,以后你当这个家的董事长,但别管我的钱。”
  
  吵过之后,夫妇俩决定“公司”解散,当然,婚姻还是维系,也就是说,以后各花各的钱,各当各的董事长。
  
  “破产”查账时,李杰发现,自己的许多钱都是一笔糊涂账,两个月里,有3000多元的空缺说不清楚。
  
  “难道你让我买一块钱的葱也记账?”
  
  “那你这算是欠我的,秋后算账。”
  
  3
  
  商定AA制后,姜蓝惠拿出一个更大的记账本:“以后我们每为家花一分钱都记在这上面,你记一面,我记一面,账面清楚,看看谁更适合当董事长。”
  
  同住一个屋檐下,一个锅里搅和,要把钱分得清清楚楚,还真不容易。
  
  没几天,属于姜蓝惠那一面的内容多出一大截,肉25元、菠菜5元、洗洁精4元、水电费82元……李杰这一面空空如也,他为家添置东西的机会太少了。
  
  姜蓝惠一边往李杰碗里夹用她的钱买来的红烧肉,一边说:“没关系,房租800元,你付,就扯平了。”
  
  “这样斤斤计较还像一家人吗?我记得上个星期帮你交了50元电话费,怎么算?”
  
  “还说不斤斤计较呢,我还给你就是。”姜蓝惠掏出钱包,抽出一张百元钞,“你能找开吗?100元。”
  
  李杰没有接,那美味的红烧肉吃得如鲠在喉,那是姜蓝惠买的,他吃了可得想办法还回去。这样下去,真的还叫一家人吗?
  
  进入10月,朋友公司的状况明显好转,李杰有点得瑟了,姜蓝惠头发长见识短,只顾着眼前的利益,他拿到分红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买了一大堆肉菜,显摆似的把分红回执丢给姜蓝惠:“照这样下去,我总有一天会发财的。”
  
  姜蓝惠笑着说:“好,正好把这个月的苦工钱给我。”
  
  “什么苦工钱?”
  
  “我在家做饭洗衣伺候你,难道我是免费的老妈子?”
  
  李杰没好气地给了她200块,姜蓝惠毫不客气地接了,开始在厨房忙碌,还不忘提醒李杰:“别忘了在记账本上记着你的钱。”
  
  李杰望着妻子忙碌的背影,心想:是什么让这个温良的女人变得这样世俗?当初他爱上她,就是图她会过日子,又不虚荣,而今回味起来却有一股馊水味。
  
  很快,馊水就变成了香水,母亲的电话揭破了真相:姜蓝惠的记账本上,缺着一大笔没有记,母亲生病她寄去的1000块、李杰的外甥女上学她送的300块,还有,李杰无意中发现,姜蓝惠给他买的内衣发票,明明是150元,可她记的账是100元。
  
  姜蓝惠不是忘性大的人,李杰决定追问。姜蓝惠宛尔一笑:“虽然是AA制,但毕竟是夫妻,未必真要记这么清楚,你的投资不是赚钱了吗?”
  
  李杰眼波一转:“蓝惠,我们融资吧?”
  
  不用融资也已经有了融资的收益,因为姜蓝惠有了身孕,这是婚姻“公司”经营至今最大的收获,当然,收获的不仅仅是这些。
  
  又一次家庭理事会上,李杰重新宣布:“今后还是你当董事长吧,你不知道,买菜买油的事情好麻烦。”
  
  “但是,我要提升你当总经理,因为我这个董事长需要军师,你的投资虽然有风险,但真的比我有成效。”
  
  婚姻也是公司,除了经营利益,还有感情,要是经营得不好,就会关门倒闭、合伙人散伙。只要能提高共同利益、提高生活幸福指数,至于谁当董事长,谁当总经理,又有什么要紧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