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新传说] 卖西瓜" />
好江西快三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新传说] 卖西瓜

快三平台

时间:2019-09-09 来源:admin 点击:次

  花果庄的西瓜远近闻名,这天一大早,老吴头拉着一车瓜来到邻市,经一个执勤老民警指点,在一块大广告牌下布好了摊位。
  
  这地方阴凉,又是十字路口,人来人往的。临近中午,卖了小半车的瓜了,老吴头抹了把汗,不禁感慨:看来这趟跑得值!唉,花果庄的西瓜过去是“皇帝女儿不愁嫁”,这几年却得跑这么远才能找到销路哟……
  
  这时,有辆车停在了瓜摊前,下来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。老吴头见状忙上前招呼:“随便挑,看上哪个拿哪个!”年轻人“哼”了声,顺手一指:“就它了!”
  
  老吴头一看,对方要的是他闲置在旁的一个深纹翠皮大瓜,他忙赔着笑说:“真对不起,这瓜不卖。”年轻人像喝了点酒,冲劲上来了:“嘿,我还就看上它了。”老吴头也挺倔:“不好意思,您另挑一个吧!”
  
  两人正僵持着,车上又下来一个圆脸牛眼的汉子。那汉子满口酒气地说:“小白主任,你、你跟个卖瓜的,吵、吵啥呢?”听罢缘由,那汉子上前内行地拍拍瓜,点点头:“吃瓜吃大!这瓜至少三十斤、斤往上!老头,你既然不卖,为、为啥还把它摆出来?”
  
  自打照面,老吴头就觉得对方眼熟,再听这人有些结巴,他猛地想起来:这不是马大舌头嘛!
  
  要说马大舌头也是号人物,几年前,他打通各路关节,在花果庄建了个可领取国家补贴的垃圾焚烧场,但焚烧并不能消除垃圾,只是缩减了垃圾体积。底灰中的有害废物毒性大,给环境带来了更大的污染。所以后来,焚烧场被取缔了,但马大舌头这时已赚了个盆满钵满,屁股一拍,走人了。
  
  没想到在这儿遇上了!老吴头正沉思,那边马大舌头扫了眼运瓜用的农用车牌,冷不丁来了句:“这瓜、瓜是不是花果庄的?”
  
  老吴头闻声一愣,险些气炸了肺:好哇,你还记得花果庄啊,我们花果庄的瓜,名声就是被你败了的!气恼中,老吴头心生一计。
  
  “这是河滩瓜,跟花果庄不搭界,车是花果庄的瓜农连牌子一起转给我的。”老吴头又瞅了眼那个大瓜,故作惋惜,“唉,这瓜是留种用的,自然要贵些,恐怕……”
  
  “呵,我还当它金子价呢!”刚才那眼镜男轻蔑地一笑,“老头,听说留种瓜特别甜,你先开个口子,让我们马老板尝尝。”
  
  “得嘞!”老吴头应声提过一个大矿泉水瓶,用瓶中清水冲了冲西瓜刀,用刀在瓜腰处开了个三角小口子,撬出一块瓜递了过去。
  
  马大舌头将那瓜在嘴里一咬,红汁就流了下来:“嗯,凑合。”说着他转身吩咐小白主任,“别、别让客人久等。”小白主任应和着,赶紧给了钱。
  
  见两人拎着瓜上车走了,老吴头却心情复杂:那瓜还真不是什么好瓜呀!
  
  当年马大舌头办焚烧场,废渣不好处理,他就偷偷排到一条废弃旱沟内。时间一长,加上下雨形成积涝,就成了臭烘烘的污泥沟。
  
  老吴头的瓜地正好在沟边,一不小心,一棵瓜秧竟远远把根扎进那条污沟内。沟内淤泥黑厚,瓜秧发育过猛,就生成了这么个大瓜。这种瓜体形巨大、色翠纹深,却中看不中吃,有股怪味。
  
  早上装车时,老吴头顺手将那个瓜摘下,用来压油布,摆摊时随手一丢,没想到,被马大舌头他们看中了。老吴头心中有怨,就故意把瓜卖给了马大舌头,“种瓜得瓜”,也算他自食其果吧!
  
  老吴头这么想着,正打算收摊走人,没想到不一会儿,马大舌头又坐车回来了,他让小白主任将半个瓜往桌上一放,就骂开了:“老东西,你卖的啥破瓜?呸!”
  
  原来,马大舌头中午在饭店宴请重要的客户,他嫌饭店的果盘不新鲜,就出来买了个瓜给大家尝尝,他还殷勤地招呼对方:“这是上好的河滩瓜,我亲、亲手挑的。”
  
  瓜看着是不错,对方也就不客气了,可一入口,众人脸上都浮现出奇怪的表情。马大舌头酒意未消没留意,竟还热情劝着:“吃啊!吃!这瓜甜、甜,不吃是傻子!”
  
  对方见状,一时面面相觑,领头的放下瓜,冷着脸说:“马老板的诚意我们心领了,不过下午的会谈还是再议吧。”
  
  见对方不由分说扬长而去,马大舌头不明所以,他往嘴里扔了一块瓜:好家伙,一嘴怪味儿!谁要劝人吃这玩意儿,脑子肯定有病,这生意能不黄?
  
  马大舌头心痛加气恼,带着小白主任就来兴师问罪,小白帮腔道:“你说,这瓜是人吃的吗?还卖高价,你可缺大德了!”
  
  这一嚷嚷,立马引来一堆围观群众,连附近执勤的那个老民警也招来了。老吴头这时反而镇静了,他拎过矿泉水瓶,用瓶水冲了冲刀上残留的西瓜汁,二话不说从那半个瓜上剜下几小块,递到了老民警和几个围观者面前。老民警轻咬了一口瓜,瞪了马大舌头一眼说:“不能说非常甜,但也不像你说的那么差劲。”
  
  “这……”马大舌头不知说什么好,他的牛眼在老吴头身上扫来扫去,突然发现新大陆似的高叫,“他肯定在水瓶里放了糖!用蘸了糖水的刀剜瓜,当、当然甜了。”
  
  老吴头无奈地笑笑,将水瓶递给了老民警。老民警用手指蘸水尝了尝,说:“这水是乡下带来的吧?盐碱味大,哪有什么糖啊?”
  
  这下,围观的人开始对马大舌头冷嘲热讽了:“胡搅蛮缠,这种人还真稀奇!”“大暑天的,人家卖瓜不容易,把人家瓜吃了一半了再找茬退钱,脸呢?”
  
  一下子成了众矢之的,马大舌头傻了。老吴头见状,得意地吆喝道:“谢大伙儿捧场,我们花果庄的西瓜包熟包甜,不然不要钱!”
  
  “什么?”馬大舌头闻言跳了起来,“各位,上、上这老头当了,花果庄的西瓜不能吃啊!”
  
  众人问为啥,见马大舌头低头不语,老吴头苦笑道:“就是他办的那个焚烧场,把花果庄的土壤给污染了,后来花果庄的西瓜因检测不过关,失去了出口的资格。消息传出,花果庄瓜的名声就臭了。后来政府关了焚烧场,又清理排污,西瓜倒是又检验合格了,可谁还信我们呢?”
  
  众人一阵唏嘘,马大舌头吃不住劲了,他让小白主任回车上拿来一把水果刀。他亲自动手,在瓜上划下几小块,再递给众人:“口、口说无凭!你、你们再尝尝。”
  
  几个围观者放进嘴一咬,怔住了:“哎,这什么味儿啊!”
  
  众人惊异中,老吴头诚恳地说:“对不住,各位。其实这一瓜两味的秘密,还就在这瓶水中。”
  
  老吴头说,大家都爱吃甜瓜,所以卖瓜人就慢慢摸索出个门道,用盐水浸西瓜刀,因为盐水能让人的味蕾对甜度更加敏感。刚才他用淌着盐水的刀切了瓜,成功骗过了马大舌头和尝瓜的人。
  
  老吴头正视马大舌头:“这跟你当初建焚烧场一个路数。你先把好处吹得天花乱坠,骗取了大伙儿的信任,最后却塞给了我们一个大坏瓜!”
  
  老吴头又对围观的人歉意地一笑,说:“其实现在盐水浸刀这招没多大用了,因为国家检测程序越来越严格,糖度不够的瓜很难蒙混过关流入市场。我带着盐水,原本是想自己喝的,一到夏天我就爱出汗,喝点盐水,好补充水分。”说着,老吴头冲马大舌头一躬身,“我也是心气难平,才做了这上不得台面的事。现在当着大伙儿的面,我向你赔罪了。”
  
  马大舌头本因为黄了一桩大生意而正在气头上,可这会儿,他竟红着脸,什么话也说不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