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新传说] 死亡弯月" />
好江西快三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新传说] 死亡弯月

快三平台

时间:2019-01-31 来源:admin 点击:次

  黄泥湾的卢守贵年过五十,工友们都喊他老头。喊什么倒不当紧,卢守贵找工作可就费了老鼻子劲儿了。老板有顾虑也是对的,毕竟建筑工地上都是爬高伏低的活儿,还是用年轻人稳妥一些。
  
  过年的时候,卢守贵回到黄泥湾,惊讶地发现邻居罗延成家又盖了一栋小楼,两个儿子一人一栋。这罗延成比他还大好几岁,但很显然,他在外面混得很滋润。
  
  卢守贵就纳闷了,论相貌,罗延成头发花白,满脸褶子,比他卢守贵更像个老头;论文化,罗延成小学都没念完,卢守贵好歹是初中毕业生;论技术,罗延成只能干个粗活,卢守贵在建筑工地上样样活计拿得起放得下……自己怎么就混得不如他呢?
  
  有事没事的,卢守贵就蹭到罗延成家,死乞白赖地套近乎。他赔着笑脸,掏纸烟敬他,还帮他点上火。吸空了一盒又一盒烟,他也没从罗延成嘴里套出什么话来。聊别的,罗延成谈得头头是道,嘴角起白沫儿,但只要一问他在哪个地方发财,具体做什么行当,罗延成要么默默吸烟,装聋作哑,要么转移话题,说起别的事情来。
  
  罗延成越是守口如瓶,卢守贵越要洞察他的秘密。套不出他的话来,卢守贵简直茶不思饭不想了!女儿出嫁了,可是儿子还在读高中,他是家里的顶梁柱,如果挣不到钱,怎么支撑这个家呢?
  
  过完正月十五,打工的人潮又要往各地涌动了。卢守贵还没想好,今年到底要去哪里、去干啥。这天,他让老婆炖上肉焖上鸡,再炒几个菜。
  
  “今天有客人来?”他老婆问。
  
  “我要请罗延成喝酒。”他说。
  
  “咱们和他非亲非故的,请他喝什么酒?”
  
  “我今年想跟他一起外出。”
  
  刚开始喝酒的时候,卢守贵什么也不提,只是一杯又一杯地敬酒。他想,只要罗延成喝高了,嘴上肯定就没有把门的了,到时候,还不是像警察审问犯人一样,问什么他就交代什么。谁知酒至半酣,罗延成却放下酒杯,不喝了。
  
  “兄弟,我知道你的用意,不是我不带你,这个活儿你干不了!”罗延成笑眯眯地说。
  
  “你能干,我怎么就干不了?只要你答应带着我,我一定干好!”卢守贵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说。
  
  “你铁了心要跟我干?”
  
  “王八吃秤砣了!”
  
  兩人结伴到了义阳市,找一间偏僻的出租房住了下来。第二天一早,吃了早饭,罗延成带着卢守贵上了街。来到一处街口,他叮嘱卢守贵在街边坐着,待会儿他去找工作,无论他发生了什么事儿,都不要惊慌,只管看着就是了。
  
  卢守贵听话地在街边行道树旁坐下了,远远地看着罗延成。罗延成在街边站了好一会儿,突然横穿马路。一辆轿车笔直冲过来,朝他撞去。卢守贵惊恐地叫了一声,赶紧站起来,向罗延成跑去。等他跑到马路中间,轿车已经停了下来,司机从车里钻了出来,罗延成斜躺在轿车前面呻吟……
  
  回到出租房,罗延成得意地问:“你看清楚了吗?今天,我挣了三千元。这就是我的工作。这个工作,你敢干吗?”
  
  卢守贵一下子目瞪口呆了,吞吞吐吐地问:“你不是真的被车撞了吗?”
  
  “我说你干不了吧,你偏要跟我来。”
  
  卢守贵咬着嘴唇,低下了头。
  
  “要不,你再到建筑工地上找个活儿吧。”
  
  卢守贵想起了儿子今后读大学的高昂学费,慢慢抬起头来。
  
  当天晚上,罗延成竹筒倒豆子一般,把他积累的经验全部传授给了卢守贵:首先要选择没有摄像头的街口,免得留下证据;其次要选择上下班高峰期,免得车速太快;第三要选择相对高档的轿车,免得司机没钱;第四要选择和司机私了,不要上医院和交警队,免得今后都认识你……他甚至不厌其烦地把奔驰、宝马、奥迪、路虎等市内经常出现的名车标志一一在纸上画了出来,让卢守贵务必烂熟于心,否则,遇到杂牌车,司机穷得像鬼,榨不出多少油水来……
  
  第二天,卢守贵怀里像揣了一窝活蹦乱跳的兔子似的,傻傻地站在街边,死活不敢迈步朝马路走去。
  
  到了下班高峰,车辆陡然增多了。卢守贵看到,罗延成要横穿马路了。一辆轿车眼看要撞上他,却忽然向左拐弯,躲开了他,轿车后面,一辆大货车跟过来,为了躲避轿车,紧急向右拐弯,将罗延成卷到了右轮下面……
  
  在交警队处理罗延成后事的时候,卢守贵听说,大货车、大客车向右拐弯的时候,由于司机视线受阻,车辆右侧是非常危险的地带,叫作死亡弯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