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海外故事] 雪狼会的末日" />
好江西快三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海外故事] 雪狼会的末日

快三平台

时间:2018-02-28 来源:admin 点击:次

  1
  
  霓虹灯下的东京更加美丽动人,方岛英夫开着他的林保坚尼跑车,在千代田区的一个路口等待绿灯;在绿灯刚亮的一瞬间,一辆红色法拉利在他旁边如箭一般飞过。
  
  方岛英夫不禁侧目,只见开法拉利的是个长发女子,她也侧面对他一笑,车子已绝尘而去。方岛英夫看清楚那是一个面目清秀的女子,他一踏油门,车子狂追而去。
  
  两辆跑车飞驰几条街道后,方岛英夫眼看就要追上那长发女子,却见红色法拉利方向一变,驶进了畅快酒吧前的停车场。
  
  方岛英夫是东京四少之一,出名的猎艳高手,他自然没有放弃这次结识美女的机会,所以他也尾随而至。
  
  法拉利车下来一个穿黄色大衣、黑色牛仔裤的美女,略寒的夜风吹拂着她长长的秀发。她走近方岛英夫的车旁,对他微微一笑,脚步轻快地走进了畅快酒吧。
  
  方岛英夫玩弄过的美女不计其数,但他从没遇见过这么英姿飒爽的美女。他立即下车,跟着那女子走进了酒吧。一进入酒吧,方岛英夫双眼一扫,便看见那美女正坐在吧台前的高脚凳上。他快步过去,对服务生说:“来两杯金牌马爹利,一杯给这位美女。”
  
  她毫不客气地端起酒杯,把酒喝了。方岛英夫也把酒喝了,又让服务生再来两杯。他看着她略染酒色的俏脸,“美女真是好酒量,不如我们今晚一醉方休?”她又把酒干了,那双水灵的大眼睛看着他,似笑非笑地说:“千万别惹我,否则……”
  
  方岛英夫好奇地问:“否则怎么样?”她脸上露出迷人的笑容,“否则我杀了你。”方岛英夫也笑了,他不怀好意地说:“你想杀我?除非在床上。”
  
  她收起笑容,冷冷地说:“从酒吧后门出去,后巷有一间宾馆,里面的床很舒服,你如果不怕死就跟我出去。”她说完,从高脚凳上跳下,一甩长发,便往酒吧里面走去。方岛英夫被她温柔的长发拂面,魂都被勾走般,他立即跟着她走到里面,走出了酒吧的后门。
  
  方岛英夫跟着她走进宾馆,美女带着他上了八楼的8019号房,一进房里,方岛英夫忍不住把她抱在怀里,吻了起来。就在他神魂颠倒之际,他突然觉得胸腹间一阵剧痛。方岛英夫大惊,她已把他一推,他便倒在地板上。方岛英夫看着她手中握着沾血的匕首,痛苦地问:“你是谁?为什么要杀我?”
  
  她脸上露出一丝诡秘的笑容,说:“我是君岱。要杀你的人,是你永远都想不到的人。”说罢,她转身往门口走去。
  
  君岱是一个美女杀手,绰号“夺命天使”。方岛英夫伤口的鲜血喷射而出,他已无力呼救,那双死而不闭的眼睛看着君岱远去的背影。
  
  2
  
  初冬的晨风拂动着方岛英夫凌乱的头发,软弱无力的阳光照着他苍白的脸。
  
  西区重案组警司吉田蹲在方岛英夫的尸体旁,证实死者的身份后,他不禁大吃一惊。死者竟然是雪狼集团主席方岛正雄的儿子方岛英夫,而且方岛正雄还有一个身份,便是东京最大的帮会雪狼会的老大。在东京,方岛正雄简直就是一个可以呼风唤雨的大人物。
  
  最先发现方岛英夫尸体的人是个扫街的环卫工人,今早她在清洁这条小巷时,看见倒卧在地上的方岛英夫,还以为是在酒吧喝醉的人,但当她走近看见那一大滩血污时,才知这是一具尸体……
  
  吉田回到警署,便被请到总警司室。吉田走进总警司室,里面有四个人,除了总警司外,还有两男一女。这三个人吉田都认识,那个身材魁悟、神情不怒自威的中年男人便是方岛正雄;那个面容娇美、风韵犹存的女人便是方岛正雄的妻子美雅,她也是当年的东京小姐冠军;那个站在方岛正雄身后的光头男,却是一个中国人,他叫李森,连续三届国际散打冠军,他是方岛正雄的保镖。
  
  方岛正雄脸色平静,没有表现出丝毫丧子之痛,真不愧是见惯风浪的大人物;美雅则双眼红肿,显得非常伤心。
  
  总警司一脸严肃地说:“吉田警司,方岛英夫被害一案事关重大,你要尽快破案。”吉田点点头,“属下自当尽力。”总警司又说:“刚才国会议员板田浩二先生亲自打电话来,责令我们警署要在十天内破案。”吉田明白责任重大,他答应一声,便离开总警司室。
  
  方岛正雄紧紧地咬着牙,一声不吭;美雅又忍不住哭泣起来……
  
  3
  
  吉田看着方岛英夫的死亡报告书,证实方岛英夫死前曾喝过酒,致命伤口只有一处,便是由下往上从腹部刺进直插心脏,案发现场没有发现凶器,估计是匕首。通过酒吧前的监控录像以及酒吧服务生的描述,基本锁定黄衣长发美女是杀害方岛英夫的凶手。
  
  吉田走出警署,开车前往位于新宿的第二监狱,找到正在坐牢的佐藤。佐藤以前是做杀手中介的。吉田从新宿回来,他觉得很疲惫,便到了水仙休闲中心,洗了个桑拿浴后,点了125号按摩技师,让她来给他按摩。
  
  躺在按摩床上的吉田听到敲门声,他知道是按摩小姐来了,他说:“请进。”一个身材高挑苗条的美女走了进来,她说:“先生您好,我是125号按摩技师。”吉田看着她清秀的脸,说:“果然是个大美女。”
  
  125号技师一愣,“先生怎么会点我的钟?我们好像不认识呀!”“嗯,是一个朋友告诉我知道的,他说这里的125号技师不但人漂亮,而且按摩手法好。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
  “我叫贞子。”她淡淡一笑,让吉田躺好,然后她双手给他做头部按摩。吉田闭着双眼在享受,当她按到他肩膀时,他忽然问:“贞子,除了按摩外,你还可以提供其他的服务吗?”贞子高声说:“先生,我们这里是正规的休闲会所,并非色情场所。”
  
  吉田睁眼看着她,说:“你误会了,我不是要你提供色情服务。”贞子有点奇怪,“那你要什么服务?”“杀人。”贞子双手一抖,随即笑了,“先生真会开玩笑。”吉田也笑了,“贞子,我刚才说是一个朋友让我到这里找你,你不想知道我那个朋友是谁吗?”“是谁?”“方岛英夫。”
  
  贞子的双手又一抖,正好按在吉田的脖子上,她只要用力一勒,便可把吉田勒死。吉田手上忽然多了一把手枪,他用枪指住贞子的脑袋,说:“美女杀手君岱,不知是你的手快还是我的枪快?”
  
  贞子花容失色地说:“先生,我不知你在说什么?我也不认识方岛英夫,你用枪指住我做什么?”吉田的枪仍指着她,“我是西区重案组警司吉田,现怀疑你与一宗谋杀案有关,要请你到警署协助调查。”吉田说完,正要坐起身。就在这时候,贞子忽然双手用力把按摩床掀翻了,吉田连人带床摔在地上。吉田爬起来时,贞子已经夺门而逃了;他看着她消失的背影,苦笑一声,“真不愧是美女杀手。”
  
  4
  
  吉田不慌不忙地穿好衣服,走出休闲会所,上了一辆小汽车。车上是两名警员,是吉田安排在此捉拿美女杀手君岱的。
  
  君岱开着一辆白色本田,飞快地冲出停车场。吉田没有立即追踪,因为他早已布了局。君岱开着车,没有发现有人跟踪,她把车子开到樱花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