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阿P幽默] 阿P会情人" />
好江西快三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阿P幽默] 阿P会情人

快三平台

时间:2012-08-30 来源:admin 点击:次

  这阿P凭着自己一贯的损己利人作风,工作八年后被大家推选为单位的办公室主任,应酬一多,阿P不觉有点飘飘然起来。

  这天一大早,单位又发了五百块奖金,阿P准备用这钱悄悄给老婆买件新衣服,给她一个惊喜。

  中午,阿P接到老同学小玲的电话,小玲在电话里哭个不停,说是又把男朋友给甩了。要说这小玲,当年可是班里的班花,可就是太多愁善感了点,一般男人都吃不消,连谈了好多个男朋友都没两个月就吹灯了。阿P当年曾死命地追小玲也没追着,当然阿P也就是穷了点、丑了点。可小玲虽然没跟阿P好,可因为阿P那有名的奉献精神,却和阿P成了经常电话联系的好朋友。当然阿P没把这事告诉自己的老婆,他那老婆可是有名的“醋坛子”。要是她知道了,可有阿P好受的。

  小玲和阿P在电话里聊了好半天,可能哭累了。阿P心说你把男朋友甩了你哭个啥劲呀?可他嘴里没说。为啥?人都是要面子的。最后小玲在电话里说好想见阿P,心里有好多话要对他说。阿P想这可是人家小玲主动约咱们,有句话不是说“一等男人家外有家,二等男人下班回家,三等男人四处找家”吗?我阿P可还是挺有魅力的。正好今天晚上阿P没其他应酬,于是爽快地答应了小玲,两人约好晚上六点大学城门口见。通话结束,阿P不忘删掉通话记录,因为他的老婆有查看阿P通话记录的习惯。

  阿P五点半下班后先去理了一下发,重新打了一下领带,看上去自己真有几分大款相。在去大学城的车上,阿P跟老婆打电话说晚上有应酬,并说不要给自己打电话,以免没面子。

  到了大学城门口,小玲已经在那儿等了。几年没见,她又多了几分成熟之美,看得阿P心里痒痒的。阿P带小玲在一个小店吃了火锅出来,看到大学生情侣们手挽手亲热地走着,小玲说在大学城外的小店里逛逛。阿P心说这些小店消费应该不会很高,最重要的是不会碰到熟人,逛就逛吧。

  二人来到一家卖工艺品的小店,这时忽然从隔壁走出来一个中年女人,热情地和阿P打招呼。阿P一看,吓得半死,这女人原来是老婆以前的同事吴阿姨。这吴阿姨就有个热情过度的毛病。她一看阿P和小玲走在一起,不怀好意地笑了笑说:“你放心,我不会给你老婆说的。”阿P一看急了,他让小玲自己先逛,把吴阿姨拉到隔壁对吴阿姨说:“吴阿姨,今天这事你真是误会了,那是我女同学,人家失恋了,我来安慰安慰她。”话一说出口,阿P觉得自己也不会信,果然吴阿姨很内行似的说:“你放心,我不会拆散人家庭的,我说了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?”

  二人正说着,忽然隔壁店里传来一阵争吵声。阿P连忙跑过去一看,只见女店员指着小玲的鼻子说:“你说咋办?这个花瓶可值498块!你给摔坏了,你说咋办?”小玲委屈地说:“我拿着花瓶的上半截,哪里知道下半截会断?你这分明是讹诈!”这店员很泼辣,一把抓住小玲的衣服说:“讹你怎么样?你碰上了就活该倒霉!”小店里外顿时围了一群看热闹的人。阿P赶快把女店员拉出小店,一狠心,掏出上午领的五百块钱奖金说“算了,算了,我赔。”可小玲不依了,她冲出来抢过那五百元塞进阿P口袋说:“不能赔,她讹人,凭什么给她钱!”女店员吼道:“快来看呀,大学生损坏了东西还想不赔!”小玲说:“谁说我不赔了,把你们老板叫来再说。”女店员恶狠狠地说:“那好,我看你今天不赔能不能走得了路?”小玲也不示弱说:“我今天还真就不走了。”人越围越多,阿P心里越来越担心,心想怎么才能赶快把这事给了结了,可千万别让记者瞅着了,要不然可就麻烦了。

  不一会儿,老板两口子开着车来了,阿P先上前说明了情况,掏出五百元表示愿意赔偿。老板娘把钱揣在兜里,然后走进店里,小玲气呼呼地坐在哪里。吴阿姨也过来打圆场,问小玲怎么样才肯罢休。小玲说她长这么大还从未被人指着鼻子骂过,要女店员道歉。老板娘心说钱已有冤大头出了,就给小道了歉,可小玲不依,非要那个女店员道歉。那女店员老大不乐意地给小玲道了歉,小玲这才站起来,伸了伸腰,施施然往外走。阿P正要松口气,这时吴阿姨又冒出来说:“把那个烂花瓶拿上吧,花了钱还是留个念想啊。”小玲一听,“什么,你给了钱啦?不行,我不走啦!”说着就又要往店里拽。阿P这个气呀,真恨不得给吴阿姨几个大嘴巴,忙咧着嘴跟吴阿姨使眼色,好久吴阿姨才回过神来,说:“没给钱呀?对,是没给钱。”

  阿P连忙拦了一辆出租车,把小玲拉上车。在车上,想走刚才的一幕,小玲忍不住又哭了起来,哭累了就又靠在阿P肩膀上哭。那出租车司机不干了,说你这样哭我还做不做生意?阿P一急说:“开你的车,我付双倍车费还不行吗?”司机不言语了,可阿P一说完心里这个悔啊。

  把小玲送回了家,阿P连忙往家赶。到了楼下,心说不对,我回家一点酒气都没有,老婆会起疑。灵机一动,在小卖部买了瓶啤酒咕嘟咕嘟灌了半瓶下肚,剩下半瓶就漱了漱口,然后踉踉跄跄地回了家。老婆连忙倒水、拿毛巾,说不会喝就别喝,一点没起疑。

  睡在床上,阿P心疼那五百块钱怎么也睡不着,可一想当年的班花靠在自己肩上哭得那叫一个投入,便微笑着睡熟了。